漫画家网,苏联,床上用品,芭蕾,种族

小时候你觉得你做过比较成熟的事是什么?

发布时间:

1,我小时候有一次家里的钟停了,然后我郑重其事的跟我爸说:爸,我知道咱家钟几点停的。我爸很惊讶:你咋知道的呢......

2,有一次我爸的牛皮裤腰带断了,198几年,那时候皮腰带很很珍贵。他跟我说:给你两块钱,去修鞋的那里,让他用秋皮钉(一种比较软的小钉子)给我接上。我爹走了以后我就陷入了深深的思考:找修鞋的是用秋皮钉接,而我家里偏偏也有秋皮钉,我为什么要找修鞋的?于是我就自己动手,找了几根小钉子,用钳子把腰带给接上了。我爸回来交工,完活。2块钱那,富裕了好几天。过了一年多,那根腰带又断了,是另外一处,不是我接的位置。那也不能再用钉子接呀,太不好看了,扔掉之前我爹还很惋惜:上次断的那块人家修鞋的就给接的挺好。

3,大约在3,4岁,反正还是说不明白话,走路刚比较稳的时候。我拿着自己心爱的小皮球在那玩耍。邻居家的两个孩子比我大很多,大约的6,7岁。其中一个过来就把球抢走了,然后我步履踉跄的走到他面前,想要回我的球。这个孩子就把球扔给了另外一个孩子,于是我又转过头走向另外那个孩子,当我走到他面前的时候,他又把球扔给对方,然后我就又掉头... ...当时我虽然不会说,但脑子里反应的还是很快:你俩这么玩你爹这得什么时候是个头?我这样来回被你们遛也没个完啊。这事已经过去40年了,但当时我的心思到现在我都记得,当时我并不生气也不着急,我就是想:这个问题得解决。

当我再次走到那个孩子面前的时候,他又把球扔给了对方,但这次我没有转身去追球,而是伸出手在他的脸上狠狠的挠了一把,然后他就捂着脸脸哭了。我转身又走向另一个孩子,他当时是抱着球愣在那里,看着自己的小伙伴被挠哭给吓着了,我慢悠悠的走过去,没去要我的球,又是在他的脸上挠了一把,他把球扔在地上也开始哭。

我抱着我心爱的皮球静静的走到旁边再次开始愉快的玩耍,背后留下两个在那嚎叫的小孩。

现在想想,我从小就是个能发现问题本质的人。从小就是个擅长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人。而且我一直认为,动手,是解决问题最简单有效的办法。这个动手当然不是狭义上的打架,而是:执行力。我的一贯作风就是这个问题不用怎么分析,事情不用怎么研究,先干了再说。

小时候自己做过很多蠢事,要说做过几件成熟的事,谈不上几件。

记得还是刚刚初一的时候,那时候家里才刚刚拆迁,新房子还在建造(那时候拆迁不是给房子,而是给你一块地,自己建造)拆迁费不够用,我爷爷就一直自己当小工,挑水泥,搬砖什么的,干的都是力气活,那时候都以为爷爷身体好,能干,后来在房子还没有完成的时候,出事了,那天晚上就我和爷爷在家,父母去工地干活,我自己写着作业,爷爷突然说:双子(我小名)帮我拿个洗脸盆来。我跑去厨房拿了个盆过来,正要问爷爷干嘛,爷爷一把抢过盆,大口大口的吐血,鼻子也开始冒血,我清楚的记得那时候的感觉,看着爷爷吐血整个人就像是灵魂出窍一样,头晕目眩,但是我一下子反应过来,拿过毛巾把爷爷的鼻子捂住,毛巾一下子红了,然后我使劲捂着,拿屁电话打120(那时候都是座机),不知道怎么说,很慌,脑子里想的都是地址什么的,就这样把家里地址说了,又给爸爸打了电话,后来爷爷被送进了医院,也就是那时候我才知道医院有所谓的门槛费,不给门槛费2000急诊都不给进,爷爷后来诊断是用力过猛,但是血管崩裂,大出血,以后爷爷一下子老了好多,身体也不行了,总是喘不上气,根本睡不了觉,熬了八年,去年爷爷在一个早晨走了,走的很安详,洗完澡吃完早饭说要出去走走,还没从沙发上站起来,就已经走了,没有一点痛苦。现在大三了,还是会想起爷爷。

漫画家网,苏联,床上用品,芭蕾,种族 Copyright @ 2011-2019 漫画家网,苏联,床上用品,芭蕾,种族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